apholic

米英only英厨画手,Progressive Rock中毒。为了考据而乱屯东西的地方。涂鸦、脑洞、阅读、歌词、台词摘抄。

一个月以来的米英段子

这些段子是为了祝某个家伙时长一个月的O考好运而写的。本来想每考一天就发一条段子,无奈脑洞不够大,最终只写了七条。她的考试结束了,于是把这些段子放出来好了,虽然写的不好,但也算是我内心的米英的反映了,(第七条隐含了一些梗,不知道的话看不懂,就不放了。)总之恭喜考完!辛苦了XD

1。 “你要知道眼见不一定为实。”沙金色头发的男孩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古老的木质书架旁,让趴在旁边的桌上努力地盯着泛黄的历史书的小王子吓了一跳。

他在透过窗的冬日午后的阳光的温暖下几乎要睡着。庆幸来者并不是来督促他学习的王耀,他松了一口气,在他疑惑男孩的身份时,对方先拿起了那本书,翻了几页,自言自语道:

“真不敢相信他们居然将建国的历史描写地如此光鲜亮丽。”他抬起头,森林绿的眼睛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着与优雅,或许还有嘲讽的意味。

“你不该相信它的,即使王耀让你这么做。”看着王子惊讶的眼神,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忘了什么。

“抱歉,殿下。容许我自我介绍,我是亚瑟,这片土地的化身。”



2。 ”那么我就去超市了,晚点回来。”

“少买一点薯片和冰激凌。”没等他说完,美国已经走进了车库,回过头露出白痴的“是是老妈我知道了”的笑脸,带上了门。

车的声音逐渐远离,空旷的屋子里恢复了他所习惯的寂静。英格兰蜷缩在摇椅上的猫咪垫子旁——由于出错的魔法,以他现在的大小,他甚至能被塞到他的茶杯里。

夕阳的最后一丝光线将他的影子拖得长长的,随后隐没在镶了金边的云朵里,屋子里的橘黄色光辉也暗淡了下来。

他对日落感慨地不多,日不落的他狂妄不羁,战争年代没闲心,和平年代则是像那些年轻人一样,坐在公寓窗口看着滑铁卢日落,弹着吉他想着新曲。

当他不由地开始感叹自己居然沦落到了等美国回家的地步时,猫咪的叫声将他拉回了现实。

布偶猫跳上椅子(这动作让摇椅摇了一阵子才停下来),低下头,好奇地看着占据了它的软垫一角的小东西,用爪子还环住他,便趴下睡了。放弃了挣扎,英格兰也就抱着睡一觉就会恢复正常的心、将脸埋进它柔软而温暖的颈毛,被呼噜呼噜的声音安抚着睡着了。


3。 阿尔弗雷德握紧了他的枪,脊背紧贴着背后的树干。他微微侧过头,瞥见几个红衣的英军跨过小溪——山丘较高的地势与茂盛的草木使他能相对安全地隐藏自己不被下面的人发现。

他装填好子弹,蹲下身子、抬起枪瞄准那些趾高气昂的红衣军——直到他看见了其中一个人摘下帽子后露出的熟悉的乱蓬蓬的金发——他的心跳猛然加速,血液涌上大脑,手指颤抖着几乎要扣下扳机

——杀了他的敌人,这样一切都能够结束了——

而手臂又像被抽去力气一样,自然而然地制止了自己充满勇气与冲动的行为。
他又将身子靠在树干上,就像它是自己的支架一样。

“懦夫。”

他握紧拳,低声地咒骂着自己,抹去不知是因什么情感流出来的眼泪。


4。 『他讨厌被叫作玫瑰。他会皱着他浓密的眉毛说‘我可不是一朵养尊处优而弱不禁风的花。‘即使他用玫瑰装点了我们家里的每一处角落。』

宇航员对着埋着玫瑰种子的花盆自言自语,回忆着他的恋人。

『然而我觉得他的性格和玫瑰如出一辙;用刺将自己武装起来、将自己孤立起来的同时却渴求能够得到关怀。』他苦笑道。

『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他过得怎么样。但或许我比小王子幸运,即使我的玫瑰转瞬即逝,他所在的地方却并不是一颗小小的、荒凉的星球。』

镜片上的雾气模糊了背后的神情,舱内的温度越来越低了。

『我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跨越230光年的距离,回到那个庭院,那个花香四溢的小屋。』


5。 阿尔弗雷德抖了抖他的篮子,在亚瑟的面前炫耀地倒空他一个晚上所收获的糖果。万圣节他并没有在变装上花太多心思,他并不需要。单是凭借着他未发育成熟、但大小却在人类的接受范围内的黑色翅膀与灵活的尾巴,就足以获得人类小孩的羡慕和他们爸妈的喜爱。

“亚瑟你听我说——我交到了一个人类朋友!他的头发是棕色的,有着和你一样绿的眼睛,因为身材瘦小而经常被大孩子欺负——”

他高兴地向亚瑟说起今晚的见闻。然而亚瑟没有像以往一样微笑着听着他的故事,而是抿起嘴,额头上凌乱的红发遮住了他的眼睛,显示出作为长者的威严。

“你不该和他们有过于密切的来往。”他冷冷地说道。

“人类势利,盲目,傲慢,虚伪,愚昧,却硬要将罪过归咎于他们头脑中虚构的我们来逃脱责任。美化自己,将我们刻画为邪恶的存在。他们生命短暂,却总是狂妄地作出自以为永恒的承诺。”

说到这里,他眼中森林绿因愤怒染上了红色,瞳孔变得细长起来。他叹气,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不希望你受到他们的伤害。”

阿尔弗雷德呆呆站着。他不明白亚瑟身上发生过什么,也不能彻底理解这番话,只是隐约地从亚瑟的话语中感受到了孤独感。他想拥抱亚瑟,但亚瑟的异常使他犹豫。

他只好捏住了手中的糖,递了上去,露出他能做到的最灿烂的笑脸:“没事的。”


6。 “嘿亚瑟,我开车送你回家吧?”

阿尔弗雷德拎着背包走到亚瑟旁边,看着亚瑟从他的储物柜中取下今晚打算看的课本。亚瑟的储物柜比他自己的要整洁很多,没有超级英雄的明信片,没有泡泡字体的涂鸦,也没有聚会上和女孩子们的合照。而是贴着泰迪熊挂钩,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摘录,以及雨中的大本钟的照片。

“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我的车并不想在学校的停车场里过夜。不介意的话,我先走了,失陪。”

英国人真是难搞…阿尔弗雷德想到。他和亚瑟仅仅是因为选了同一门课而认识,见面仅限于打招呼。后来听说关于他是同性恋的传闻,于是想要去进一步地接触了解他——在学校里能碰见同为同性恋的人并不容易。他推测亚瑟目前还没有恋人,也没有出柜,大概也不常去各种同性恋青年的聚会。

他会不会像以前的自己一样,渴望找到同类的人,安慰自己并不是异类?他有被嘲笑被欺负吗?他有没有暗恋着不敢表白的对象、因为知道他是异性恋?

这样想着,阿尔弗雷德决定作为英雄帮助他——让他出柜!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apholic | Powered by LOFTER